Love nature
我一个人,可以很好
river专业号 | 2011-5-27
    不知不觉就长大了,不知不觉就成熟了,不知不觉就开始学会一个人生活了。

    来到延大,我傻眼了,这样陌生的环境,我要学会一个人生存,还清晰地记得那个父母送我后回去的夜晚,我胃病犯了,我在心里祈祷父母会因为我生病推迟几天,可他们还是走了,其实我的内心很清楚,我终究有一个人生活的那一天。

九月份的天气,微冷,我感冒了。我开始想起曾经的一切,想起小时候外婆总是把药和水端到我面前,想起母亲为我找人打吊瓶,想起父亲催促我吃猕猴桃,可是我独自在这个陌生的城市,一个个熟悉却又陌生的面孔让我好无助,我学会了自立。清晨的早晨,室友都在睡觉,我高烧烧醒了,咽喉肿痛,甚至喝一口水都难以下咽,我决定打点滴,医院在很远的地方,我多想拽着一个人说:“你陪我打吊瓶呗!”可是我不敢,因为我知道,没人愿意这么做,我不能强人所难。于是,我慢腾腾的起来洗漱完毕,背上书包,多加了件衣服,我知道一会儿冷得时候没有人会给我加衣裳,我是一个城市里的陌生人。走出寝室想起打点滴空着肚子会很不舒服,于是我买了个小面包,边走边吃,面包干干的,让我没有胃口,可是我得强迫自己这么做。这是一个安静的早晨,一天的喧嚣还没有开始,我哆嗦着往医院走去,心里空空的,冷冷的。
    到了医院,我一片茫然,我第一次自己来医院,而且还是陌生环境的医院,散发出一种让人无法亲近的味道,让人更加不舒服的味道,值班室只有一个护士,走廊里有两个病人和家属坐在那里等待着什么,还有一个腿脚不灵便的老人,在一个可能是女儿的陪伴下,安然的打着瞌睡,我羡慕这个老人 。我打听了消息,先要挂号,于是我排在一个长长的队伍中等待,终于快到我了,一位老人插到我前面,说着我听不懂的语言,我想老年人插就插了吧,可是总有一种人,看见别人做什么他就做什么,又一个大娘,在我正与这个挂号护士说话的时候,挤到我前面,叽里咕噜说了一堆我听不懂的语言,我想这恐怕就是倚老卖老了吧!我心里不舒服,就大声和那位大娘说:“哎,大娘,我都在这排了半天了!”她看了看我,可能是我生病的样子实在好憔悴吧,她让开了,我不顺利的挂了号,在医生的指导下准备打点滴。
    点滴之前要做试敏,之前我每次打点滴凡是有试敏这一项我通通会选择放弃这种药物,可是现在我不能了,我只是希望快些还给我生机。我闭着眼感觉到针尖的深入,有点痛,但是很快这种痛就结束了,我坐在医务室等待,幸好不过敏。我一只手提着吊瓶,一只手悬在空中端着走进休息室,里面空无一人,我选择一个挨着窗口的位置坐下,把吊瓶挂起来,看了看窗外阴冷的天空,仿佛是和我的心情呼应。我靠着被子上,闭着眼眯一会。不一会,进来一位大爷,也和我一样的命运,在距门比较近的地方躺下了,只是几分钟就听见他呼呼的打鼾声。
    我打着点滴,看着休息室不断热闹起来。有中年妇女陪着丈夫的,有年轻的小姑娘陪着恋人的,有老头儿陪着老太太的,还有朋友陪着朋友的,当然也有像我一样,孤身一人的。我看着手机,希望此刻能有一个人给我打电话陪我聊天,可是它安静的很,我只能静静地坐着,看着一个个幸福的场景,感觉着自己的不幸。

    时间终于在这一滴一滴的流淌着的液体中耗尽了,我举着吊瓶到医务室拔了针,感觉一身轻松。此时太阳升起来了,我不再冷了,我自己吃了份大餐,心情似乎明朗了。我似乎瞬间成熟了,我开始明白人在逆境中长大的道理了。


    原来健康这么重要,原来只有自己可以照顾好自己。原来,我一个人,可以很好。
作者简介
head
作者: river
文章分类
手机文集
信息与知识分享平台
基于现代网站理论和E-file技术构建